•     wap入口    旧版入口

【学院精神大家谈】胡安良:尚志 乐教 谨严 睦谊
2014-03-05 08:43:40  发布者:NSTroot  来源:  评论:0 点击:

 
尚志

        使志向高尚。《孟子·尽心上》“何谓尚志?曰:‘仁义而已矣!’”朱注:“尚,高尚也;志者,心之所之也。”用在“院训”这个特定语境里,就是要“养成高远的志向和尊贵的人格”。

       早在两千多年前,我们的先哲庄周就曾指出“藏金于山,藏珠于渊”。《礼记·中庸》说:“今夫山,一卷石之多,及其广大,草木生之,禽兽居之,宝藏兴焉。今夫水,一勺之多,及其不测,鼋鼍、蛟龙、鱼鳖生焉,货财殖焉。”可见,藏宝之地总是与险境结缘。

       储藏在地下的珍贵资源或宝物,是浑浑如泉源、汸汸如河海、暴暴如丘山的国家资源。然而,这些富源所在,正如庄子所说,是“山无蹊隧,渊不可测。”因此,作为国家“探宝人”的测绘工作者,首先得树立“要累黄金高北斗,敢履险涩踏危峨”的远大理想和崇高的献身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自1999年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实施新一轮国土资源大调查以来,为贯彻中央“西部大开发战略”,重点部署了青藏高原地质调查工作,组织大批地质调查队伍在西部地区开展各种比例尺的区域地质、物探、化探、遥感、水文地质、环境地质调查和资源评价工作。由于西部多数地区自然条件差、气候特殊、人烟稀少,存在高寒缺氧、道路交通和通讯不便等不利因素。测绘是开发的先行和“指迷”。要在艰苦的自然环境下,依靠日益先进的仪器和科学的方法,测量地形、地物,绘制地图;测定各点的水平位置和高程及地貌,按不同的用途,绘制各种比例尺的地图、地形图。例如地籍图、都市计划图、森林图、军用战术图、全国性地形图等。

       《荀子·天论》里说:“天有其时,天有其财,人有其治,夫是之谓能参。”测量遥感工作就是天地人彼此配合的工作:伟大、光荣而艰巨。
 
乐教
 

       先秦诸子最后一位大师荀子极为重视教育的作用。他给教育下的定义是“以善先人者为之教”,即用良好的思想引导人们叫做教育。必须加强后天的努力,只有通过后天的努力,人才能成为善的;而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,教师起着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 荀子说:

       “故枸木必将待隐栝烝矫然后直,钝金必将待砻厉然后利。今人之性恶,必将待师法然后正,得礼义然后治。今人无师法,则偏险而不正;无礼义,则悖乱而不治。古者圣王以人之性恶,以为偏险而不正,悖乱而不治,是以为之起礼义、制法度,以矫饰人之情性而正之,以扰化人之情性而导之也。使皆出于治,合于道者也。今之人,化师法,积文学,道礼义者为君子;纵性情,安恣睢,而违礼义者为小人。用此观之,然则人之性恶明矣,其善者伪也。”(《性恶》)

       说到“授业”,荀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他说:

       师术有四,而传习不与焉。尊严而惮,可以为师;耆艾而信,可以为师;颂说而不陵不犯,可以为师;知微而论,可以为师。故师术有四,而传习不与焉。”《致士》

       在这个语段里,前后都用了“传习不与焉”,不是说教师不应该传授知识,而是说教师应该传授精微而有条理的知识,这就对教师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。这一奥赜,可以从《劝学》里的一段话得到印证:

       学莫便乎近其人。《礼》、《乐》法而不说,《诗》、《书》故而不切,《春秋》约而不速。方其人之习君子之说,则尊以徧矣,周于世矣。故曰,学莫便乎近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同一学派的学者在强调某一哲理时,在话语结构上都表现出惊人的相似之处。孟子首先提出教育者要以教育为“乐趣”,他说:

       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。父母俱存,兄弟无故,一乐也。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,二乐也。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。”

       荀子为教师设定的崇高目标,正是广大教师的神圣追求。而“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”的“乐”,包含了《尚书·兑命篇》说的“学(xiáo)学半”:教与学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对教的一方来说,要做到《诗经·小雅》里说的“乐育”:“菁菁者莪,乐育才也。”乐于教导,培育人才。用在院训里,就是“高扬以教书育人为乐趣的奉献精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对学的一方来说,要做到《荀子·不苟》里说的“荣学”:“君子能则人荣学焉。”人们认为向有才德的人学习是一件光荣的事情。放在院训里,就是“树立以学习为光荣的美好情操。”

       以王之卓先生为代表的测绘学科的老一辈科学家、教育家,以天下民众为己任,为改变国家落后面貌、加快国家建设而艰苦创业、励精图治,不论顺时逆境,都对祖国、人民、科学和教育事业表现出超伦轶群的责任感,并矢志不渝、奋不顾身、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。他始终站在科学发展的前沿,指引学科的发展方向,高瞻远瞩地奠定学科的理论基础,审时度势、与时俱进,并以其卓有成效的研究,拓宽学科的发展方向和服务领域;他不遗余力地向国际测绘界宣传我国测绘事业,特别是摄影测量与遥感的发展成就,让中国摄影测量与遥感融入国际、享誉全球。我们把“乐教”列入院训,就是要缅怀先生兴教功德,桃李门墙同化育,努力提升学院新境界。

 
谨严
 

       谨慎严密。《韩愈·进学解》:“《春秋》谨严,《左氏》浮夸。”这里指“培养谨慎严密的治学态度”。

       “测量”一词,最早可能见于晋代袁宏《后汉纪·灵帝纪上》:“叔度汪汪如万顷之波,澄之而不清,桡之而不浊,其器深广,难测量也。”这里指探测度量,含有揣测猜度的意思。后来引申指用仪器推测地面的高低、深浅、大小、广狭等,则绝对不能“揣测猜度”。测量学是研究测量之原理与方法的应用科学,不仅要求理论与实用并重,而且讲求合理的精度和经济的原则。包括大地测量、航空测量、地形测量、工程测量等,都要求把测量误差减少到最低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精确与模糊两种思维方式,是由学科性质决定的,常常共存于一个系统中,是对立的统一。例如,在绘画领域,西方的焦点透视法则表现了相对精确的有限空间,中国的散点透视法则表现了并无严格界限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中国传统绘画的造型法不强调现实人和物的精确比例尺度,主张创作自觉注入画家思想感情的理想化形象。清初“八大山人”,清中叶“扬州八怪”主张用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的作画方法来抒发内心情感。绘画大师齐白石指出“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,大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。”我国古代画论提出的“传神写意”中的“传神”,就是强调绘画不仅要求形似,更重要的是要表达到神似;“传”出对象内在的生命之“神”。这是中国绘画造型的模糊性特征。

       绘画是艺术,它是形象思维的语言表达,允许模糊的表达。测量是科学,科学语言力求精确,一是一,二是二,含糊不得。测量是应用各种仪器,采取多种方法,以测定地表各点间的距离、高程与方位,以法律条文规定其相关位置的技术,铁板注脚,一言为定。当然,由于仪器的精密度以及测量人员使用仪器熟练程度的影响,而使测量结果与真实值之间产生微差也是在所难免,需要钻坚求通,钩深取极。

       因此,培养测绘学子深厚的理论知识,锋颖精密的学术素养,以及熟练使用测量标、测微器、测斜器等先进仪器的能力,应是遥感学院的当务常业。
 
睦谊
 

       睦,和好亲爱。《左传·成十六年》“上下和睦,周旋不逆。”谊,情谊,情意相合。睦谊:营造团结和谐的校园氛围。

       《学记》里提出了敬业乐群观念:专心从事学业和工作,并和朋友和睦相处。这是当时的一项教学考核内容。“三年视敬业乐群”:第三年考查学生的专业思想是否巩固,同学之间能否相亲相助。因为“独学而无友,则孤陋而寡闻”。如果孤独地学习,没有朋友,就会学识浅陋,见闻贫乏。《抱朴子·自叙》里也说:“贫乏无以远寻师友,孤陋寡闻,明浅思短,大义多所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 测量遥感工作是一种“协恭”事业,需要协力同心,才可图大事。要充分发扬大团结、大协作精神。尤其是测绘工作的野外作业,具有季节性强、跨区域、较分散、高风险且点面结合的综合性特征,更需要具备“团结协作”精神。一项大的项目完成,需要从个人到企业,从机关部门到社会团体……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全国上下伸出援手:血浓于水,风雨同舟。
 
 
       作者简介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胡安良,男,汉族,1934年生,湖北省武汉市人。当代著名语言学家、全国优秀教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。先后担任中国语言学会理事、中国修辞学会理事、西北修辞学会会长、青海省语言学会会长、青海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主任等职。早年师承王力、岑麟祥、商承祚等语言文字大师。
 
        1953年在中山大学语言学系就读,后随王力先生北上。
 
        195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
 
        1958年到青海民族学院工作至今。

上一篇:学院精神表述语欢迎广大师生校友投票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